您的位置:主页 > 商业 > 粉丝团 >

爆:洱海治污将腾退部分客栈 经营者起诉大理市政府

 2018-10-13 19:07 未知 字号:放大 正常
 

洱海边关停客栈的告示牌

陈凡是大理洱海海景客栈的第一批经营者之一,她在亲手设计的客栈墙边种了一小棵三角梅,开始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理想生活。

七年之后的今天,洱海的旅游业蓬勃发展,与此同时,洱海的污染问题也被屡屡提起。大理市政府开始了一系列的环境整治行动,而“代价”则可能是一些海景客栈不能继续的未来。

包括陈凡在内,众多洱海沿岸的客栈老板在经历自建污水处理系统、停业一年多配合截污工程整治后,等来的却是部分客栈将被腾退的消息。

“蜜月期”一去不复返,客栈老板们对大理当地政府提起了行政诉讼,一场 “分手官司”即将开始。

工作人员正在“绿线”内进行测量

“三线管理”

“过了一个假十一,不要太闲。”在本该忙碌的长假,大理镇龙龛村恬舍海景酒店的投资者雷磊无奈的发了一条朋友圈。

雷磊来自杭州,几年前在大理旅游时被洱海的风景吸引,2016年他与合伙人投资五百多万,盘下了一家客栈,精心装修后在去年1月份正式开门营业。没想到,三个月后,因为蓝藻频发、污染问题暴露,洱海开始了施行“最严整治令”,雷磊只能暂时关停客栈,至今没也有复业。

雷磊经历的“最严”整治令,是2017年3月31日大理市政府发布的《关于开展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餐饮客栈服务业专项整治的通告([2017]第3号公告)》(以下 简称3号公告)。公告要求,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内(洱海海界外延100米范围)的餐饮客栈服务业一律暂停营业。整治期限自4月1日起至大理市环湖截污工程投入使用为止。

资料显示,环湖截污工程覆盖洱海周边的渠道、管道、池塘等,通过修建污水处理厂,截污干管(渠)等设施,减少对洱海的污水排放,截污工程完工后,洱海周边客栈的排污系统都将并入截污工程的管道。大理市政府提供的最新数据表明,今年六月份,环湖截污工程已经进入试运行和收尾阶段。新建污水处理厂13座,新建和迁建分散型污水处理设施82座,日处理污水能力达到8.62万吨。

雷磊介绍,就在关停前,洱海周边的客栈刚刚进行过一次污水排放的“升级”改造,多数客栈投资了6万元至10万元不等,安装了客栈自己的污水处理设备,“污水排放标准可以达到环保要求,但是为了彻底解决问题,大伙还是愿意配合环湖截污工程的建设。”

据雷磊称,他当时得到的说法是,只要配合环湖截污的工程建设,工程结束后,符合要求的客栈可以在2018年6月30号前复业。

一年的等待过后,2018年中旬,环湖截污工程不同标段的项目陆续竣工,雷磊等客栈老板却等来了一个让他们更加“心慌”的消息。

2018年6月12日,距离政府之前承诺的最迟复业时间还有18天,大理市政府政府印发了《大理市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管理规定(试行)》的通知。

大理市政府在文件中所提的“三线”分为蓝、绿、红三条。蓝线以湖区范围界线划定。绿线以蓝线为基准线外延15米划定,红线以洱海海西、海北(上关镇境内)蓝线外延100 米,洱海东北片区(海东镇、挖色镇、双廊镇境内)环海路道路外侧路肩外延30米划定。

临海客栈多在绿线之内,“三线管理规定”中明确提到,绿线范围内不得有餐饮,住宿,洗浴等经营活动。雷磊意识到,自己的客栈可能彻底办不起来了。

据了解,洱海沿岸100米内约有1900多家客栈,这次实施的三线管理或将拆除绿线内所有建筑,涉及洱海周边8个镇,其中双廊镇作为大理州的历史文化名镇,部分绿线内的客栈或被保留下来,据客栈老板们估算,这次面临拆迁的临海客栈约有200多家,其余建筑多为本地农户民宅。

治污与损失

媒体报道中, 在1996年、2003年和2013年,洱海曾三次大围爆发蓝藻;2016年洱海保持Ⅲ类水质,已经处于富营养化初期;2017年初,洱海部分海域又集中爆发了蓝藻,蓝藻被称作“水质警示灯”。

在对深一度记者的文字回复中,大理当地政府表示,实施“三线”划定是洱海保护治理的迫切现实需要。

回复称,高强度人为活动对湖滨区域影响日益加剧,近年监测数据表明,洱海仍存在由于富营养化造成的水质恶化、藻华爆发的潜在风险。拓展洱海湖滨缓冲空间,实现有效物理隔离,对于保障城乡居民饮用水安全,构建洱海流域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边是环境治理的需要,另一边则是客栈经营者们的经济压力。

易成经营着一家叫“自在”的海景客栈,这里也是电影《心花路放》的取景地。“自在”客栈同样处于绿线腾退的范围里。

易成是从上一任老板手里盘下的客栈,转让费和装修费共投入了约1500万。凭借多年的经验,他计算,一家客栈想要收回成本,至少需要4年到5年的时间,“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洱海西80%的客栈不仅没有赚钱,反而是血本无归的状态。

就易成了解,洱海边不少客栈经营者都和他一样,是在2014年市场热了之后才来的大理,而且很多都和他一样,属于“二手”经营者,第一批经营者可能靠转让费得到过一些利润,但就目前的经营状况而言,很少有人能收回成本,“2017年开始关停一年多,很多客栈实际上只经营了两年多”。

易成估算,2014年左右进入海景客栈市场的人,一户院子的投资成本在六、七百万左右,“就算他再厉害,最多一年赚150万,那还亏了两三百万。”易成说,客栈第一年都属于磨合期,需要改建,添置家具设备,还需要不断的投入。

大理镇龙龛村的另外一家客栈老板陈凡介绍,她在2011年来到大理时龙龛村只有三家客栈,当时洱海旅游还没有火起来,陈凡亲手设计了客栈,保留了白族的建筑风格,2014年市场火起来之后,陈凡和几个合伙人,用前期的收入又租下一个院子,做了二期的客栈,当时所有客栈老板都对大理的旅游有信心。

陈凡认为自己的到来是给洱海带来好处的,最多的时候,陈凡的客栈曾雇佣了近20位本地员工,在客栈铺床的阿姨也能拿到两三千的收入。房东的女儿,也从服务员干起,成了独当一面的前台负责人。

过去一年里,洱海边100米内的客栈和餐馆全部关停,客栈经营者们只能空守着客栈,自己承担损失。客栈经营者雷磊说,即使无法经营,他也要雇人来清理客栈,照顾花草,“当时想,反正忍一年就好了。”

但突然而至的“三线管理”,可能将彻底改变一些客栈的命运。

大理市政府提供的资料表示,将在“三线”范围内实施洱海流域滨湖缓冲带生态修复与湿地建设工程,工程建设用地依法有偿征收,项目范围内的土地和房屋会有序腾退,涉及的建筑物、构筑物及附属设施、零星林果木等依据相关规定进行补偿。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