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事 >

现金贷由极盛转向颓败 “老赖”欲借机翻身

 2018-06-14 04:34 未知 字号:放大 正常
 

现金贷由极盛转向颓败 “老赖”欲借机翻身1

继11月2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之后,监管层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连发三令:12月1日晚,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严格约束现金贷业务,要求持牌经营、利率不得高于36%、无消费场景的现金贷暂停发放、禁止现金贷通过P2P网贷融入资金,并规定银行不得为无牌机构提供助贷资金等;

此后,12月8日、12月13日分别下发有关网贷市场监管的通知与条例,政策密集下发透露出强烈的监管信号:网络小贷、现金贷必须要管起来了。

受此影响,现金贷公司纷纷倒闭,而老赖则在政策当中看到希望,“欠账不还”成为新的念头,但另一方面,不少平台也出手打击,开展互联网仲裁,试图遏制这股政策监管之下旁溢而出的不正之风。然而,互联网仲裁尚不普及,且需要借贷双方事先约定,对于已经事实形成的“老赖”,这种方法究竟有没有用,还很难说。

信贷中介业务骤减50%

11月29日,在《IT时报》的报道《网贷“急刹车”,上市公司股价暴跌,牌照价格飙涨至过亿》中,记者提到位于上海市南苏州路附近的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充满了“金钱永不眠”的味道,一边是热切地放贷,一边是焦灼地借款,借贷之间催生了火热了中介生意,到处都是“要不要借钱”“我想借钱”的打听与询问。

陈志华(化名)就是这里的一名资深中介,他手握着上海各大银行、消费金融企业和网贷公司等放贷机构的资源,做着车贷、房贷、信贷、网贷的生意,“赚些返点谋营生”,这是他对自己工作的评价。

他告诉《IT时报》记者,一直以来各类借款都有,但网贷最近急剧减少,“许多现金贷公司现在不做了,只有持牌的才能继续经营。”与此同时,借款的人也少了,“前段时间还有很多人咨询,但最近在风头上,所有人都小心翼翼,”陈志华说:“原来借多少家都不限量,现在你若借过五六家,就借不了了,有大数据在控制。”他斩钉截铁地向记者讲述着背后的原因,并感叹,“现金贷之类的业务量比以前少多了,至少有一半。”

12月1日晚,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明确将现金贷定义为: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无抵押,并且指出,所有贷款发放,必须明确用途,不能发放无指定用途的贷款。

一夜之间,现金贷由极盛转向颓败。《IT时报》记者也发现,此前加入的几个现金贷QQ群,近期被大量遣散,原先几百号人的群里经常可见散发各类贷款信息,但最近人数骤然减少,有的甚至只剩几个人,原先的热闹活跃也变得冷冷清清、肃杀惨淡了。

“老赖”欲借机翻身

此次政策监管的关键词之一是“高利贷”,这让一些欠账者似乎看到了新的春天。他们以反对高利贷的名义高举反催收、不还钱的大旗,在社交平台成立各种互助平台,彼此沟通信息、相互打气、抱团取暖,其中既有逾期的小兵,也有原本就没打算还钱的老赖。

“我在贷上钱上借了1000元,逾期220天,现在需要还款4400元。”这是记者在一个群里看到的一句话。显然,在群里人看来,这并不算多。

“我之前在天神贷借了一笔款,这个月8号应该还1800元,但当天对方一直联系不上,客服电话也打不进去,后来逾期了一天,就要还2000元了。”另一名欠款者在群里愤愤不平,他认为这是平台的责任,故意造成客户逾期,而逾期费用高得吓人。他表示,“不打算还了。”

还有人表示,最近小贷首次逾期率在50%以上,催款的都忙不过来,“他们最多爆通讯录,只要不怕这个就没事。”

“逾期越长,罚金越多,基本上想要‘上岸’就要白干10年。”一名逾期者此前如此表示,这也是每一名欠款人的典型心态。

部分平台开展互联网仲裁

面对恶意逾期的欠款人群体,一些现金贷平台开始选择走法律程序,12月15日晚间,闪电借款微信公众号发出了一则消息表示,闪电借款已于11月正式对接互联网仲裁机构,将利用互联网批量仲裁等方式,对老赖们的恶意逾期展开追讨。对于不还款的用户,其失信记录将同步到央行的个人征信系统中,意味着今后将影响到个人贷款购车购房、子女读书上学、旅游出行等方方面面,而不再仅仅是个人的失信问题。

所谓互联网仲裁,并不是一个新鲜名词,而是由仲裁委通过网络来开展仲裁业务,这也是适应互联网时期的需要,目前开展类似业务的还不多,只有广州、深圳、衢州等地有相应业务开展。据了解,互联网仲裁的特点是,可以通过线上业务系统,根据同案类裁的方式进行批量处理,同时可通过网络邮件、短信等方式通知借款人应裁、送达裁决书等。

除了闪电借款之外,贷上钱、用钱宝等现金贷平台都发布了类似的公告。相比于传统的诉讼方式和判决流程,互联网仲裁有不受地域限制、一裁终局、不公开审理的特点,与目前消费金融、现金贷、信用卡等逾期标的小、逾期数量大等特点天然匹配,而由仲裁机构通过仲裁出具的裁决书与法院判决书具有相同的强制执行力,机构、平台拿到具有法律效力的裁决书后,作为申请执行人可以向被执行人(借款人)住所地或财产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行业第三方CEO表示,现金贷公司借用仲裁的手法去追究债务,这个举措是否有效,还有待进一步商榷,因为逾期费、服务费等到底算不算在利息的范畴还没有明确的界定。

专家分析

专项整治要“有堵有疏”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普惠金融中心联席主任白澄宇

此次一系列监管文件将过度负债作为首要风险隐患是准确的,这也是行业的共识。要避免过度负债,必须将征信服务覆盖到所有从事发放“现金贷”业务的机构和个人,实现借贷信息的共享,但现有的征信体系只能覆盖受监管的持照金融机构,因此,从监管角度出发,为切实有效地避免过度负债,不得不先禁止未受监管的机构和个人从事“现金贷”业务。

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