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烘焙 > 大话 >

[转载]河南叶县交通执法局副局长夜半驾私家车逆行查

 2018-07-10 20:34 未知 字号:放大 正常
 

河南叶县交通执法局副局长夜半驾私家车逆行查车遭质疑来源:新农村商报 发表时间:2018-01-10

  日前,本报接河南部分大货车司机反映,河南平顶山叶县境内公路三乱十分严重,当地交通执法局部分执法人员,在上路执法过程中违规违法行为层出不穷。该局李益民副局长驾私家车上路逆行堵截超载车辆,并将被查车辆违规引领到无名私家停车场。在没有引进超限站过磅的情况下,就私收现金对超载车辆违规处罚。同时,被查车辆在该停车场被强收停车费和装车费,且没有任何票据。另外,两辆周口大货车被其强行扣留近半个月都未得到处理。为此,当地部分司机很是不满!

  2018年1月8日,为客观了解真实情况,本报特派记者前往该地调查。

  

  无名私家停车场

  在叶县县城,车主李广现向记者反映,2017年12月26日晚上8点左右,在县南三常路口西330省道上,该局副局长李益民驾私家车(车牌号豫DEE230白色捷达轿车)逆行拦下了他的四辆大货车(豫D2282豫DV3856 豫DD3315豫LL7268),并违规将所查车辆引领到超限站附近的一个无名私人停车场。

  在没有给车辆过磅称重的情况下,在现场,李益民副局长就口头指出这几辆车存在严重的超载现象,必须先卸货而后接受处罚,一辆车要交1万元的罚款。

  次日,经过熟人协调,李广现在十里铺超限站一个收费窗口一辆车交了4000元(现金)的罚款,除了拿到了四张加盖“叶县交通执法局”公章的收据外,并没有见到处罚决定书等相关凭据,处罚程序绝对违规。

  

  交通执法局收过现金后出具的票据

  接受过处罚后,在私家停车场装货期间,俩名执法人员赶到现场监督,他们声称是李益民副局长派他们来的,为免车辆再次超载,货不能装完。无奈之下,李广现又给二人买了两条小苏香烟(价值380元),才得以把货装完离开停车场。

  事后,李益民副局长还私下向他透露,你这罚的是最少的,像你这种情况,每辆车的罚款从来没有低于过一万元。

  根据相关规定,超载车辆的处罚权并不在交通部门,而且,李局长在没有让车辆过磅的情况下就进行处罚绝对是不正常的。

  十里铺超限站距离上述无名停车场不到两公里,李益民副局长为何要将被查车辆引领到那里?(据当地司机证实,这个私人停车场和李益民副局长利益按比例分红!)一辆车每天交一百元的停车费,装货时每辆车还要交200元的装车费,钱是停车场的人收的,没有任何票据。

  按照规定,交通部门上路执法必须由交警部门配合的,而当天晚上他的四辆车被李益民副局长堵截时,现场并没有交警出现。李益民副局长在同一个方向一次拦下四辆重型货车,是典型的“公路三乱”行为——排队待查。

  最后,李广现情绪激动地告诉记者,一年内这种情况他已经遭遇了三次,而且,每次带队的都是李益民副局长。

  

  周口车主实名举报材料

  车牌号为豫PW0778和豫PC6028的两名周口车主向记者讲述,他们的车也是当晚11点左右被李益民副局长带队给拦截下来的,也是先行被引领到了该私家停车场,第二天,每辆车交了两百元的停车费才将车开到了超限站内。同样在没有给车辆过磅,也未下达处罚决定书的情况下,李益民副局长就以车辆存在改型为由,要求每辆车交1万元的罚款才可以放行,同时多次强调超载问题不用到交警部门再次接受处罚。

  12月28日,两名车主主动到叶县交警队接受了车辆超载处罚,消除违法状态以后,交警队给其下发了《车辆放行通知单》,但是,李益民副局长依然坚决不放行。而后,李益民副局长通过中间人向车主传话,一辆车可以交五千就完事了,由于在罚款金额上存在争议,两名车主把车留下后就离开了,导致两辆车在超限站内被扣了近半个月也没有处理。

  

  交警部门出具的车辆放行通知单

  根据《公路超限检测站管理办法》:公路超限检测应当采取固定检测为主的工作方式,经流动检测认定的违法超限运输车辆,应当就近引导至公路超限检测站进行处理。对停放在公路超限检测站内接受调查处理的超限运输车辆,不得收取停车费用。

  经检测认定车辆存在违法超限运输情形,应当责令当事人采取卸载、分装等改正措施,消除违法状态。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不得自行收缴罚款。当事人应当自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到指定的银行缴纳罚款。银行应当收受罚款,并将罚款直接上缴国库。

  然而,叶县交通执法局在执法过程中,却故意将车辆引领到一个无名私人停车场,并让被查车主按照每天一百元的价格交停车费,且没有任何票据。而且,对涉嫌违规车辆,李益民副局长在没有给车辆检测和过磅称重的情况,就口头下达了处罚决定,并且让车主现场现金交付罚款,否则就不予放行。李广现的四辆车,在接受过处罚以后,把原货重新装车,就公然上路离开了。违法状态在接受过处罚后竟然莫名的“合法”了。

  交通执法局李益民副局长和十里铺超限站杨站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致表示,当晚由于被查车辆太多,超限站内已经爆满,无奈才将上述几辆车带到了私人停车场。停车费是停车场收的,跟交通执法局没有关系。李广现的四辆车处罚已经到位,处罚理由是这几辆车由于超载,存在遮盖不到位,沙料有扬洒现象。车辆超载的处罚权在交警部门,但是,扬洒行为的处罚权在交通部门。处罚决定书在卷宗里面都有,但没有给被罚车主。车主是以现金形式在设在超限站内的处理办交的罚款,而后,局里会将这些资金上交县财政。

  李益民副局长称,周口那两辆被扣车辆,存在私自改型现象,按照规定,第一次发现要罚五千元,但是之所以让每辆车先准备一万元,主要是怕他们麻烦,万一不够了还要来回跑。

  最后,针对车辆为何没有过磅就认定处罚和超载行为,为何不移交交警部门再进行处理,几位领导都没有回应记者。

  9日,记者在叶县交通执法局见到了该局局长牛胜利。牛局长先是表示他调到这里时间比较短,很多工作和政策还不是太熟悉。而后,无奈地称叶县由于交通发达,过境大货车太多,高峰时,每天有上千辆大货车过境,而且大都存在超载现象,周边路桥被碾压十分严重。县委县政府对此也十分重视,但是查处难度很大。原因是,当地存在一帮“领车人”,他们每天就盯在局门口,只要有执法车辆出门,他们就跟在后面,随机给大货车通风报信,避免处罚。另外,局里也有人员和外面人有勾结。所以,为了保障执法的隐蔽性,有些执法人员开私家车上路执法也是无奈之举。

  而对于超限站对违法车辆处罚时收取现金的情况,牛局长明确表示,交通部门处罚时绝对不允许收现金的,但是,由于快过元旦了,担心银行放假,又黑怕货车司机不便利影响交罚款,才不得已代收的。

  至于执法人员收受车主香烟的问题,他明确表示,这绝对是不允许的,如果属实,建议车主将此事反映给纪检监察部门,该怎们处理就怎么处理,局里绝不袒护。

  当记者提到李益民副局长一次拦截四辆货车,属不属于违规查车时?而牛胜利局长给记者列举了一个查车例子,前段时间在县里领导带队下,我们一次拦截二十多辆违法超载货车,和交警部门联合执法,进行了逐一处罚,这算不算违规查车?牛局反问记者。

  记者采访期间,据该局知情人透露,交通局共有九个执法中队,每个副局长都带班上路执法,一个班是十二个小时,并且都有任务指标,最鼎盛时期每月有两百万的处罚额度(这在当地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这是硬性指标,然后财政再按比例给局里返还,用于办公和其他消费支出。

  针对此事,记者以短信形式反馈给了叶县交通运输局局长徐国华,并提出采访请求,截至记者发稿,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调查中,当地多名货车司机证实,叶县交通执法局公路三乱问题十分严重,他们对过境货车“雁过拔毛”,否则,县里给他们下达的罚没款任务指标如何才能完成?所以,县领导对此自然也是熟视无睹!过境货车车主对叶县交通执法局,流传一句经典评价“叶县交通查车猛于虎”!

  2017年全国两会上,国家交通运输部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就严肃指出,道路乱罚款的问题根本原因是缺乏监督导致少数单位和个人对行政执法权的滥用。河南叶县部分交通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依旧在违规违法,权利依旧在被滥用,这说明当地在利益面前,国家的政令得不到遵守,怎样让执法者知法守法,怎样让主管部门的政令真正在地方上得到落实,这不仅考验着主管部门的监督的决心,更是一场法律和私利的真正的博弈。

  新农村商报:张金强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