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地块 > 慈善 >

严监管下的现金贷:逾期飙升,催收成功就拉黑

 2018-06-14 09:00 未知 字号:放大 正常
 

严监管下的现金贷:逾期飙升,催收成功就拉黑1

从低调闷声赚钱到趣店赴美上市,现金贷暴利的口子一下子被划开,再到监管的重锤落下,中国的现金贷行业在一年的时间里就走完了一个生命周期。

于是我们看到了现金贷当下众生相,收紧口子停止放贷,这就导致借A家还B家的循环借贷游戏再也玩不下去了,现金贷公司逾期率飙升,套路催收,收回多少算多少,之前闷声发大财的利润已经兜不住坏账的窟窿,转型场景消费,又谈何容易,开拓海外市场,发现比想象中更难。

这正应了那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能撸口子的平台已经不多了

因现金贷催生了一个“黑户”江湖,在这个江湖里,一年没有连续6个以上的逾期,都不好意思叫“黑户”,在QQ群里,这些“黑户”被人叫做“老哥”。

老哥们从来不跟银行借钱,也从来不伸手跟父母亲戚朋友借钱,最好的借钱方式就是现金贷,纯线上、1分钟放款、简单、快捷。在这个江湖里,老哥们把现金贷叫口子,借钱叫撸口子,平台背景好,额度高,借款周期长是为大口子;额度低、期限短就是小口子,他们通常撸大口子还信用卡,撸小口子还大口子,并且不断尝试新的口子,在老哥们的手机上,装满了撸口子的APP。

然而,监管的大锤在趣店上市以后,随之而来。12月1日,央行联合银监会共同下发《关于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内容包括持牌经营,借款年化利率不得超过36%,无场景现金贷必须暂停放款,禁止银行、信托、保险、基金、P2P向现金贷平台提供资金。

几乎一夜之间,行业风向就变了。各个平台开始收紧放款,深圳某现金贷平台负责人谢思宇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现在不敢放贷了,我们是纯现金贷平台,资金都是股东个人的,本来做现金贷平台就是为了赚快钱,也不是为了做大做强事业,拿个几百万出来,快速滚快速挣钱。目前行业基本90%以上的平台都暂停放贷,借贷人现在拆不了东墙去补西墙了。”

在QQ群里,不停的有人冒出来问,是否还有新的口子可以撸,但是在平台放贷收紧的情况下,能撸的口子越来越少了。

严监管下的现金贷:逾期飙升,催收成功就拉黑2

就在这时,贷款中介依然勤奋地发着广告,操作网贷,下款收费,只要征信不黑,不是网黑的一定能贷款,3000元-5000元额度。但问题是,目前借贷者不是“黑户”的少之又少。阿慧告诉记者,她不想找中介,好不容易借了2000元,平台砍头息收取400元,中介还得收200元,到手只有1400元,但是还款却要还2000元。

还有网友大山,目前欠了平台的钱还不到1万元,但就是因为逾期两天,现金贷平台开始给他家人打电话,群发短信,他说不打算还了,反正家人也知道了。

“我网贷撸了30个口子,贷了5万元~6万元,一直拆了东墙补西墙,现在没口子让我撸了,也还不起钱,父母都是下岗工人,也帮不了我还款,逾期了13个口子,催收狗已经快把我电话打爆了,说明天要炸我通讯录,靠什么才能脱坑上岸?”小西说道。真是一入小贷深似海,从此上岸是无门。

上海一家为现金贷做导流的贷款超市负责人程瑶向记者表示,现金贷停止放贷直接影响了他们的收入,现在贷款超市的业务基本也都停了,以前主要给速领薪、信而富、拍拍贷、发薪贷、快赢优贷等平台做导流,但现在这些平台基本都停了,除了几家上市平台,但是额度收得很紧,此前单个产品一天的注册用户量都能达到1000多,平台会按照A或者S方式来收费,A就是注册量,S就是按放款结算。越新的产品,利率越低,注册的用户就越多。

逾期率飙升,坏账激增,平台套路催收

据一份第三方数据显示,在今年8月和9月,现金贷的月度新增借款人超过400万。而这庞大的借款人群中,共债人群比例高达90%。10个借款人中就有9个至少在两个平台以上借款。

一家现金贷平台运营总监郑胜向记者表示:“整个现金贷行业,大多数借款人基本都是多头借贷,借新口子还老口子,所以政策出台后,一些大平台暂停了或放贷标准趋严,新的平台又上不了线,已有的中小型平台的逾期率和坏账率明显上升。”

据记者了解,多数现金贷平台将超过2个~14个工作日不还的视为逾期,将超过15个~60个工作日不还的视为坏账。

据统计,大部分草根现金贷公司的首次逾期率一般都维持在20%~30%之间,现在却可以高达60%。但是据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多数草根平台的坏账率都在60%左右。

“年化利率都是在600%以上,以前平台多,借款人能撸的口子也多,大家不过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不算逾期率,即使坏账率30%,平台都能赚得盆满钵满。但是现在借款人的现金流断了,很多平台都已经将之前赚的钱用来兜底了,利润回吐甚至都不够兜底。”郑胜表示。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从事现金贷的公司,资金来源主要来自三方面:一是现金贷公司股东自有资金,这类公司基本没有小贷牌照,仅为股东借款;二是助贷模式下,资金来源银行、信托、P2P、基金等;三是资产证券化模式,除蚂蚁金服、京东、百度等少数大型公司参与外,很少现金贷公司有这个实力。但是无论哪种模式下,形成的坏账都是由现金贷公司兜底。

此时,套路催收便成了现金贷公司的普遍手段。据记者调查了解到,不少平台客服开始催借款用户,并表示还完款之后额度就会立即恢复,用户可以再申请借款,如此循环反复,而且不会上企业征信黑名单。

然而真实的情况是,借款人一旦还款,再次申请借款就会立马被拒,即使重开额度也会随之下调。有借款人称,自己是信而富老用户,额度一直有4000元,但是逾期了两天再还款,信而富要求开通会员,才能放款,开通会员费398元,而放款额度只有500元。除去平台的砍头息,实际上到手都没有会费多。

严监管下的现金贷:逾期飙升,催收成功就拉黑3

而被平台套路之后,这些老哥们直接不还其他平台的欠款,他们的理由则是,监管太紧,催收不能暴利,关机几天,躲一阵子,就能熬过去。

监管步步紧逼,层层穿透,对于眼下的现金贷公司来说,告别行业或许已成定局。“现在都在转型,但又谈何容易,未来可能也就10%的现金贷平台能存活,然后重新瓜分市场。”郑胜表示。

降息、转型场景消费、开拓海外市场

最高36%的年化利率红线不能逾越已成为行业共识。如果降至这个标准以下,低利息高风险的现金贷公司还能玩下去吗?

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