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聊城 >

四川泸州法院不仅是黑社会的保护伞并参与黑

 2018-06-13 00:53 未知 字号:放大 正常
 

有组织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普通老百姓听到都会不寒而栗,都唯恐避之不及,而法院参与并策划有组织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其社会危害、社会影响、给和谐社会的人民心理带来了震撼性的恐怖。不知情的人不仅要问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吗?还是让事实说话吧(笔者是一名有25年党龄,当过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教导员,黑社会性质犯罪的受害人,对所述事实承担法律责任)!

要搞清泸州市法院与黑社会勾结、共同实施黑社会性质犯罪,必须先了解泸州市黑社会的现状。王德彬泸州市黑社会老大,泸州市个别腐败分子保护伞下滋生的毒瘤,手下随时都养有近百人的打手做为自己的私人武装,长期以来以武力和武力相威胁欺行霸市,勾结腐败分子垄断全泸州市的猪肉市场,以武力殴打原猪肉生产加工户无数,强迫他们退出市场以达到垄断目的(是否是事实请有关部门调查,听汇报绝对了解不到事实真相);王德彬把王氏商城建成川南最大的假烟批发市场、假烟集散地、假烟中转站,泸州市烟草专卖局在王氏商城开展专卖执法,被王德彬的私人武装打伤十多人,专卖局局长被他的私人武装扛扔出王氏商城,仅2005、2006年在王氏商城查获的假烟案111起,涉案金额达300万元左右,查获从王氏商城批发出的假烟不胜枚举(摘自泸州市烟草专卖局向泸州市政府的情况反映报告)。王德彬黑社会集团在泸州市家喻户晓,人民群众提到王德彬就产生恐惧心理、谈黑色变,对此深恶痛绝。

现在来看看法院是如何勾结黑社会,并参与组织策划有组织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活动的:贵州省金沙县重源煤矿是2005年由泸州市的冯请明、戴声远、赵立强共同合伙新建的煤矿,在合伙过程中由于赵立强采用欺骗的手段虚假出资,导致合伙过程中产生种种矛盾。2007年3月经合伙三方协商将煤矿并购给戴声远独资经营,并购款的支付按并购协议的约定执行,戴声远根据并购协议,经当地政府和工商行政管理局调查,确认重源煤矿是戴声远个人的独资企业,并出据证明,戴声远于2007年7月办理独资企业的工商营业执照和其它相关独资企业的证照。2007年底由于煤价上涨赵立强邀约黑老大王德彬,商量找借口非法吃掉重源煤矿,尔后找到冯清明(在泸州市冯是惹不起王德彬的,冯只能按王的意思办,冯的律师所讲的)按黑老大的意思执行,一个违法犯罪的阴谋由此产生。

法院参与黑社会行动的第一步

2008年4月王德彬一伙知道我矿投资基建已经完成,并报请验收生产试运行,23日王德彬同泸州市龙马潭区法院的两名法官带十多人到金沙县找到我说:“他现在是重源煤矿的控股人,现在带人来接管煤矿,理由是你戴声远执行并购协议违约了,所以冯清明、赵立强原来在重源煤矿的股份已全部转让给了他”。我对王讲:“我没有违约我是严格按并购协议执行的,如果我违约也应该由冯清明、赵立强起诉我”。王讲:“你还敢给老子打官司,老子叫法院怎么判法院就怎么判。”这时泸州的两名法官来到我面前出示两份法律文书对我说:“由于冯清明、赵立强在王总那里共同借款100万元,到期不能归还,王总起诉他俩经法院调解,调解书生效后到期仍然没有归还,现冯和赵说他们在重源煤矿有股份,现在我们冻结冯和赵在重源煤矿69%的股份,请你签字并配合我们的工作”。我说:“冯和赵在我矿没有股份,我现在的煤矿是独自企业有工商营业执照和相关证照为证,如果冯和赵认为他们有股份,请他们起诉我进行股份确权,本人拒绝在冻结文书上签字。”两名法官讲:“这是生效的法律文书,你签不签字都是一样的。”这样两名法官同王德彬手下的十多人乘坐四辆车进煤矿,准备强行接管煤矿。我到金沙县法院咨询此事,金沙县法院的法官对我讲:“你有股份并购协议和办理了独资企业的各项执照,证明了冯和赵在重源煤矿没有股份,泸州的法院冻结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冻结是违法的也是无效的,更无权接管重源煤矿。”我将金沙县法院的解释告知去接管煤矿的人,他们商量后当天才没有强行接管我矿。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