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财产险 > 影像 >

山西新绛村长带头在邻村基本农田上大肆盗挖沙土县国土局缺

 2018-06-13 19:15 未知 字号:放大 正常
 

新绛县古交镇位于古水、汾水交合处,地势沟沟坎坎,土地厚薄很是不均,即便是这样,全镇人均土地才一亩左右。翠岭村、中社村、王村地处县城的边缘地带,土地资源尤显珍贵。然而,一场来自邻村桥西村少数人造成的浩劫,四年来让这三个村子的村民如恶梦缠身挥之不去。

冯志强是古交镇桥西村支部书记兼村长,一肩挑数届。2011年,当他发觉翠岭村地下有品质上好的自然沙后,便伙同横桥镇搬迁至本村的邢红民(音)、翠岭村村长谢永发等人,于2011年底至2012年初,在翠岭村一片上好的基本农田上大挖特挖疯狂盗采起来。

截止目前,冯志强、邢红民等盗采过的土地面积总共超过200亩,挖出的大坑深达六七十米。除去边缘地带少许的中社村和1141114.com王村的土地外,大部分是翠岭村的农田。翠岭村总共只有183户人家,827人,耕地面积1064亩,沙场就掳去了村里一百八十余亩的基本农田。冯志强与他的合伙人不但盗挖沙土,就连在这片土地上的一片古墓也被疯狂盗走,挖出的文物无人知道去向。

他们征地的方式只有一个——武力!

为了感谢冯志强“知遇之恩”,邢红民纠集了一帮流氓混混,对敢于反抗不交出土地的村民进行恐吓威胁,甚至于大打出手。有些村民被其半夜拉出去暴打,再吓唬一翻之后,回来塞点小钱便都乖乖听话了,以至于后来再没人敢与其对抗,纷纷以几千元每亩不等的价格将自己生存的命根子供手相让。他们是敢怒不敢言哪!王村支部书记姚月全因村子的水道被沙厂过往的车辆的飞沙塞满,代村民说了几句公道话,便遭到邢红民一伙拳打脚踢,直打得鼻青脸肿,更何况一般村民!

沙土带来的利润是丰厚的。据知情者反映,近四年来,以冯志强为总指挥盗挖团伙仅卖土卖沙的收入就高达几千万,加上县国土局为其闷良心拨划的平田整地项目资金,着实发了笔横财。一些知情的村民偷偷告诉笔者,情形好时沙厂每天出入车辆一二百次,收入六七万。

疯狂利润的背后,就是这一带村子的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为代价!从沙厂到公路边有五华里的路程,由于道路没有硬化,一辆接一辆的运沙卡车穿流不息,车身和车轮掀起的尘土遮天蔽日。有村民这样形容:窄窄三四米宽的路,有时站在路这边也看不清路对面站着的人的脸……严重的空气污染至使运沙道路两旁的庄稼和树木上挂了厚厚的一层泥沙,不仅产量大幅下绛,产下的粮食和水果因质量问题其售价也可想而知了。

冯志强与他的合伙者们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基本农田上有恃无恐做沙土生意,靠的是什么?地方的职能部门又做了些什么?

笔者28日拨通了古交镇书记王某的电话,提及冯志强的沙厂的一些问题,被他很快打断了话题,他说:此类事情应有国土部门去管理,我们管不了。但是,之前一直对笔者不理不睬的沙厂居然有人很快打来电话,要与笔者见面商议如何放弃对此事的调查,打电话者便是从未照过面的邢红民。

笔者随后又拨打新绛县国土局赵局长的电话,意想不到的是这位新绛县里的“土地爷”,用的居然是“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的彩铃声。起初笔者以为拨错了号,再打,听到“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的声音,再拨打便一直没有人接了。通过这样的电话铃声,不难看出这位一县国土之大局长对公务有多么的“勤勉”与“热情”了!

据笔者了解,从2012年初至今,该沙厂没有办理过任何国家土地方面的相关手续,就在这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当地国土部门没有做过一次有效管理,而沙厂无论是距镇政府,还是国土所,还是国土局皆仅有几公里的路程。

古交镇政府知道沙厂的情况吗?毋庸置疑他们非常清楚,在沙厂建设之初,迫于邢红民的淫威,各村的村干部以及被占耕地的村民就将援助之手纷纷伸向了镇委镇政府和各职能部门。无论是镇书记、镇长还是包村干部,甚至派出所,群众们都曾找过并如实反映过,结果不是没有响应,便是相互推委,不久便会招来沙厂的报复。有村民直言道,当地派出所就是沙厂的保护伞,他们猫鼠同眠,干脆直接地为沙厂做着服务保驾护航。

镇政府、国土局以及公安等部门,为何对眼鼻子底下疯狂盗挖近四年之久的冯志强的沙厂视而不见?他们为何敢顶风作案视其职责于不顾?毋庸置疑,这些部门与沙场存在深深的利益关系!为了让财源滚滚持续而入,沙厂各方打点,以损害老百姓的权益确使得各方发财,这些行政和执法部门与盗挖团伙已形成了一个利益团体和攻守同盟。

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