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商业 > 投资 >

小伙“见义勇为”追逃逸者致其身亡 被家属索赔

 2018-07-12 18:21 未知 字号:放大 正常
 

在收到法院传票一周后,唐山人朱振彪循着自己10个月的足迹回到现场。他清晰地记得,张永焕是怎样和别人发生了事故,自己是如何追着逃逸的张永焕一路上了铁道。

当火车撞向张永焕的那一刻,朱振彪称自己不敢目睹。直到今天,张永焕的死亡都是他心中的阴影,同时也让他卷入了一桩官司——2017年10月,张永焕的儿子张殿凯将朱振彪告上法庭,他认为是朱振彪的追击行为导致了张永焕的死亡,并向其索赔60余万元。

朱振彪平静的生活又一次被打破。而上一次,正是发生在2017年1月9日的那场公路追逐。

逃跑与追逐

29岁的朱振彪住在河北唐山市曹妃甸区柳赞镇的一个村庄,身材高挑瘦削的他曾于大学期间入伍两年,在云南某武警部队服役。

2016年圣诞节,他和妻子举办了婚礼,孩子也即将出生。婚后两周,也就是2017年1月9日,朱振彪驾驶着一辆奥迪SUV去往朋友家,由南往北行驶在唐山市曹妃甸区以东、滦南县以南的古柳线县道上。

这天同样走在这条县道上的,还有52岁的张雨来和55岁的张永焕,两人分别驾驶着摩托车行驶在朱振彪的车前。

朱振彪回忆,行驶过程中他看到张永焕与张雨来的摩托车发生碰撞,两人双双倒地。张雨来更是头部着地,没了动静。

朱振彪立即停车。正当他准备开门下车查看情况时,他看到张永焕扶起了自己的摩托车,“当时我就有点懵了,我说这人怎么还上摩托车啊?”

朱振彪说,张永焕也没管倒在地上的张雨来,自己骑上摩托车就走了。朱振彪在一瞬间做出决定,挂上档按着喇叭开始跟上张永焕。

事后朱振彪说,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出于“前军人”的职业敏感和对被撞人的同情。同时,他拿出手机进行录像。第一段视频从上午10时54分开始,张永焕戴着红色头盔,一路行驶在古柳线上。

“这个人对(撞的意思)了人逃跑呢,这个骑摩托的人对了人逃跑呢!”

视频里,在跟随张永焕的过程中,朱振彪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大约三分钟后,张永焕驾驶着摩托拐进一个村庄,随后又拐回到公路。朱振彪继续按着喇叭紧跟其后,“这个人对了人逃跑呢,我刚报警了,我也没法儿他呀(拿他没办法),我也不能对他啊。”

朱振彪驾车跟随张永焕。 视频截图

根据唐山市曹妃甸公安局柳赞边防派出所出具的证明,1月9日11时许,朱振彪报警称发生了交通事故;曹妃甸公安交通警察支队也出具证明,朱振彪期间多次报警。

随后,张永焕驶入了一条小道,朱振彪朝着窗外大喊,“给他截住,他给人撞了逃跑呢!”

在第二段视频中可以看到,此时张永焕的头盔已经不知去向。朱振彪曾经一度行驶到与张永焕并排的右侧,并朝着张永焕喊道:“我xxx,你给人撞了人跑啊?你跑吧,我录着你呢!”

张永焕看了朱振彪一眼。

视频显示,张永焕穿着藏青色绵大衣,黑色棉裤下是一双褐色高帮皮鞋,骑着一辆红色摩托车。镜头在与张永焕对视的一瞬间,这名中年男子皱着眉头,面露难色。

“你撞了人我录着你呢,我报警了!”朱振彪喊道。张永焕回应了一声,“啊?”期间朱振彪还朝着路上的行人大喊,“这个人对死了人逃跑呢,帮着我追!”

在两人并排的那一瞬间,其实朱振彪已经将张永焕的车牌号拍了进去,但他自己没意识到,“有车牌子也看不清楚啊,这逃跑哪中啊?”朱振彪在视频里说。

张永焕驾驶摩托车。 视频截图

弃车与夺刀

1月9日那天,唐山的温度在零下9度到1度,冷风吹在脸上犹如刀割。路两边的树与灌木丛早就枝叶不剩,光秃秃的农田里积雪覆盖。

朱振彪从事故发生地一路跟随在张永焕车后,从古柳线行驶到滦海公路。朱振彪回忆说,在行驶了大约16公里后,他在坨里镇沿海高速南侧遇到唐海交通局的路政工作人员。

在得知情况后,路政车辆拉响警灯跟上张永焕,喊话让其停车。

朱振彪说,就当路政车辆即将超过张永焕之际,张永焕拐进了一个叫西梁各庄的村子,他随即跟上。朱振彪回忆,当时不知道张永焕的摩托是熄火了还是怎么了,只见他直接弃车跑进了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开着南门,进去后是院子。朱振彪以为是他到家了,也没敢一下子冲进去。院子里有个年轻小伙,朱振彪便在门口问他,这是你家亲戚吗?在得到对方否定的回答后,朱振彪喊话张永焕让他赶紧出来。

此时张永焕已经进入到里屋,朱振彪和小伙一起往里走,等推开里屋的门,张永焕正从这户人家的北门往外走,手上提着把菜刀。

为了保护自己,朱振彪抄起了一个板凳就追了出去。

从朱振彪提供的第三段视频中看到,朱振彪跟在张永焕身后,奔跑在积雪尚未融化的土路上。摇晃的镜头里,朱振彪喘着粗气喊道,“你往哪跑呢,警察马上就来了。”

张永焕依旧是一路小跑。

“x了个x的,我当过兵我还整不了你?”说着朱振彪开始加速跟上。几秒种后张永焕被地上的树枝绊倒摔下,爬起来又小跑几步,随后转身朝着朱振彪走来,手上的菜刀清晰可见。

见此情形,朱振彪一边后退,一边朝着周围的人喊,“对死了人逃跑呢!”

张永焕操着唐山话说道,“我也跑不了了。”

“你爱跑不跑吧。”朱振彪说着开始往回小跑,与张永焕拉开距离。他在两人相距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镜头对准张永焕,“我录着你反正。”

此时张永焕又掉头朝田里走去,并向着朱振彪说了一句,“我把自个儿砍了。”朱振彪回道,“你爱砍不砍吧,你给人对死了你逃跑啊?”

张永焕开始在田里奔跑起来。

奔跑在田间的张永焕。 视频截图

冬天的北方农田土质干燥松软,一脚下去全是尘土。朱振彪蹬着皮鞋跟着张永焕跑进田里,同时跟身边的人进行交流。

“你们赶紧报110啊!”

“你没报呢吧?”

“我打着电话录着像呢!”

朱振彪说,“到时候我那个逆行别给我拍住,给我消了啊,你们找着交警啊。”路政人员说道,“逆行倒是小事,现在这个事……”

“他逃跑,拿刀!”朱振彪大喊。

视频显示,此时路政人员也拿出手机边追边喊,“别跑了,站住!你跑哪去都能抓住你!”

张永焕并没有理会,跑几步走几步,不时回头观望,期间又摔倒一次。

“他没劲了。”

但朱振彪此时也是气喘吁吁,不停咽着口水、流着鼻涕。“我说你赶紧去自首,一点事没有。”

张永焕嚷了一句,大意是自己就是去自首。

“你去自首个毛,你这是逃跑!”

“你在那等着我打110。”

“你把刀扔了我让你打。”

张永焕晃了晃手上的刀。当他经过一养殖户门口时,散养的鸡四处奔散,看门的狗狂吠起来。朱振彪高声喊道,“这个人对死了人逃跑呢,你们小心着点,把门插上,别出去!”

“你不追我了我马上打110。”张永焕回头说。

“你把刀扔了我们就不追你了。”朱振彪回道。

朱振彪捡起一根木棍,“我说你呢,你再跑我给你打那了啊!”随后这根棍子被朱振彪用来当做拐杖用,每次说话前,他都要吸一下鼻涕,不停地喘着气。

他继续劝着张永焕,“我不往前走,你就搁那报(警)。你别走了,你走我就追。”期间他还告知张永焕报警号码,“打4506110就行。不用你报了,你把刀扔了去。”

张永焕既没有停下,也没有把刀丢弃。他不停地回头嚷着,“你别逼我了!”

“我没逼你,我让你把刀扔了站那去,我肯定不打你。”这时两人到达了滦海公路与迁曹铁路滦南段的交汇处,铁路轨道建在立交桥之上。

至此,朱振彪追着张永焕徒步跑了大约2公里多。

滦海公路与迁曹铁路交汇处。 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铁轨死亡

“你别追我了啊,你再追,来车我撞死噢!”

这是张永焕从村庄跑回到滦海公路上说的第一句话。

“你撞死跟我没关系,我录着像呢,别走了我就不追你了。你别走了,你撞死了是你自个儿的,我就录着像。”朱振彪回道。

镜头记录下这一幕:张永焕开始沿着公路边缘往北步行,距离他左侧两三米,一辆辆重型卡车呼啸而过,视频里充斥着嘈杂的声响。朱振彪不停喊着,你别走了,你别走了!

过了一分钟左右,视频切换到下一段,路政人员来到朱振彪身边,两人边聊边跟随,20米开外的张永焕三步一回头。

“他还跑呢,咱两跟着点吧。”朱振彪说,“他手里要是没刀我就给他摁(制服)了。”

朱振彪还说,自己已经报了好几个警。正当此时,一辆带着警灯的白色皮卡车开过来停在了张永焕的身后。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