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楚视野 >

美团酒店再超携程系的背后:超级平台的飞轮效应渐显

 2018-10-12 01:52 未知 字号:放大 正常
 

一家是当前中国最大最知名的生活服务电商平台,进军酒店行业刚刚6年多;一家是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当之无愧的垂直巨头,深耕行业已有19年之久。在酒店预订领域,美团与携程因宿命纠缠到一起,如今攻守之势发生改变,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的竞争格局正在迎来改写。

日前,第三方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了《2018年Q2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发展分析报告》。美团酒店在今年第二季度凭借6790万的订单量、7290万的间夜量,双双位居行业第一,并超越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三家之和,成为中国在线酒店预订的订单量、间夜量“双料冠军”。

作为“超级平台”的代表,美团的布局从餐饮到外卖,再到酒店、打车、新零售,这些看似各自垂直、分散的业务,运转起来之后却环环相扣、层层推进,反而增加了整个平台的动能,也让平台上每一个领域的子业务转的更快。

当这样的“飞轮效应”威能显现在酒店领域,就出现了这样的行业格局变化:美团酒店已然快速成长,与携程系分庭抗礼,在线酒店“双巨头”格局已成。美团酒店所代表的“超级平台下沉”式发展路径,正在对携程为代表的“传统OTA”模式发起挑战。整个在线酒店预订市场终于出现了大家期待已久的新变化。 “超级平台”的飞轮效应渐显。

新一代用户更需要“超级平台”?

?在酒店业务上,美团一直扮演奋起直追的角色。美团开始进军这一领域时,携程已经在酒店、旅游行业盘踞多年,尤其在收购去哪儿之后,携程相继入股了同程、途牛、艺龙等,通过投资并购路线,携程几乎一度控制了整个在线旅游市场。

如今在订单量、间夜量两个关键指标上,有“集团军”之势的携程系,连续两个季度被单枪匹马的美团酒店所超越。

更年轻的美团酒店成为赢家,很大程度上也反映出中国互联网主流消费人群的变迁。随着移动互联网新生代用户的崛起,新一代酒店预订用户的行为模式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而酒店预订行为也正逐步从商旅和传统旅游向休闲旅游加速转变。对于用户大部分偏商务定位的携程来说,这种变迁正成为巨大的挑战。

同时,对于更为年轻的新一代用户来说,他们的网络使用习惯已经被移动互联网时代所塑造。打开App,预订了某个餐饮商家去吃饭后,很可能还会定个电影票,看完电影之后再打个车去酒吧,或者订个酒店入睡。这些线上服务的衔接与跳转,恰恰能在美团这个“超级平台”生态中获得一站式的满足,也让新一代用户逐渐形成了吃喝玩乐、酒店预订等生活消费都上美团的行为惯性。

美团酒店的间夜量突破,是超级平台“飞轮效应”的缩影

美团酒店业务的成功实际上是美团所有业务扩张的一个缩影。美团酒店能在如此短的时间迅速发展起来,也在佐证靠高频服务打造“超级平台”、再反哺各个业务线的模式,是一条极为有效的成功通路。

作为生活服务电商平台,美团业务线的拓展有坚实的地基——用户。数据显示,美团已拥有3.1亿的活跃用户。如此大规模的用户每天在美团点评的平台上“吃喝玩乐”,让美团已经成了人们日常生活消费的一部分。每一次业务边界的扩大,意味着美团满足用户生活服务需求的“核心能力”的加强,和App打开率的再一次提高。

这样的“超级平台”效应使得美团每做一项新业务,各业务板块之间往往能形成协同。吃喝玩乐、酒店旅游购物等生活服务的场景看似复杂多元,但由于其高频特性,反而拥有很强的用户行为惯性。当一个用户习惯了在美团上进行餐饮消费和外卖,当美团推出酒店预订、打车等业务,会对原有业务的既有用户形成天然吸引,再辅之以适当的红包、优惠券等让利措施,这是其他垂直巨头所不可比拟的竞争优势。

事实上,2017年美团酒店预订业务80%的新增用户来自于到店餐饮和外卖的交易用户。这也再次印证了“超级平台”势能已成之后的飞轮效应——当飞轮转速达到一定程度后,其动能便会反向支撑其继续运转,继续保持整个轮子的转速。

当竞争成为常态,超级平台为何总能取胜?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返回首页